站内搜索: 

英姿焕发 共奏普查之歌——记湖北省地名普查中的娘子军

发表于:2018-03-02 来源:湖北省地名普查办 浏览量:422

2017年,湖北省国土测绘院承接的地名普查项目顺利通过省级验收,在这背后默默付出的普查工作者中,尤以女同志居多,她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女性在工作中散发的无穷魅力和迸发的强大力量。她们中间有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新婚燕尔,有的上有老下有小。她们是地名普查队伍的“娘子军”,展现了一个个普查工作者的魅力和风采。

同心协力 在探索中前行

为了做好江夏区地名普查试点工作,湖北省国土测绘院地理信息中心时任党支部书记胡波同志,亲力亲为收集普查相关法规、标准、文件等,熟悉业务知识。面对地名普查这一全新的课题,技术出身的胡书记脑海里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得把相关规范要求、技术标准吃透。之后她组织骨干跟随省普查办,远赴黑龙江、辽宁、山东等省学习其他省份的试点经验。回来后抽调测绘、制图、数据库建库、语言文学等方面的精干力量,组成江夏区地名普查试点工作项目组,共同调查、学习、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作业规范和标准的作业流程。项目组的同志们,白天走村串巷实地走访调查,晚上整理调查数据。前期,女同志主要负责乡镇街的培训和普查登记表的填写。由于全省的地名普查均在摸索中推进,江夏区地名普查最初走了不少弯路。该区区域面积大,人口众多,收集到的各类地名信息达一万多条,信息量浩如烟海,光是普查登记表就改了十多遍。面对如此大的工作压力,部分同志有了畏难情绪,胡波同志作为工作中的前辈和团队的领导,一直关心着同事们的情绪状态,主动与每个人单独谈心,集中研讨高效的工作方法,帮助大家打起精神,直面挑战。

之后,为了迎接省、市的各类检查和来自省内和全国各地的民政干部考察学习,江夏区项目组的每个人都舍小家、顾大家,全力投入到普查工作中。女同志们和男同志无差,深入各个村落,向当地村民询问、查找资料、实地查看、访问座谈,努力提高地名普查的数量和质量。睁眼便是普查,醒来亦是普查,长期超负荷的工作导致大家都出现了眼睛充血、腱鞘炎、腰椎间盘突出等系列病症。即便如此,大家还是没有抱怨,依旧步履坚定地开展工作。

苦中作乐 在逆境中成长

为了尽力保证地名普查数据质量,不漏掉任何一个重要地名,洪山地名普查项目组的三个女同志选择对每一个地方实地走访。炎炎烈日没有阻挡她们对普查的热情。和大街上穿漂亮的裙子、打着太阳伞的姑娘们不同,她们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一是避免被毒辣的太阳光暴晒,二是腾出手来记录和测量点位。即便如此,她们的脸还是晒得黑里透红,嘴巴干裂得泛起了一层层白皮。看着每天三万多步的微信运动,她们互相调侃,“这大概是最有效的减肥运动了”。

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有时还需要熬通宵。刚开始看到办公室的窗外由亮变黑再由黑变亮的时候,这些娘子军都惊呼自己还有如此潜力,后来也就习惯了。随着工作节奏的加快,过了饭点后,她们胡乱塞几口继续忙工作也成了普遍现象。偶尔互相自嘲一句,“一入此门深似海,从此清闲是路人”。

顽强执着 在岗位上坚守

2015年9月以来,谷城县地名普查项目一直高强度推进。饶怡纯是从谷城地名普查工作开始之初就参与进来的一名应届毕业生,她以高度的责任心投入到普查工作中,与其他同事一起扎根谷城县。她所承担的工作任务难度大,负责的乡镇环境差。但饶怡纯无怨无悔,始终把普查工作作为头等大事,有困难尽量自己克服。尤其在地名文化挖掘阶段,为了挖掘到更多的地名故事,经常连续数天吃住在山村,靠步行把一个个山沟里的老湾子和老寨子丈量了一遍。她走访村干部,听山区老人口述当地故事,把一个个濒临消失的地名和故事记录下来。回到普查办后,再对收集到的素材进行整理。由于长期伏案工作,2016年底,饶怡纯患上了一种罕见的颈椎病——痉挛性斜颈。据诊断的医生介绍,这是一种常规医疗技术无法根治的病症,只能长期进行中医调理。起初倔强的她还坚持要等谷城地名普查完成后再去治疗。无奈连续的工作使得她的脖子最终无法下垂,连转动头部都会伴随着强烈的疼痛。2017年春节后,她不得不去医院安装了颈椎支架。随后她又回到岗位上来了,但不久后连颈椎支架也无法支撑她的脖子扭动。2017年3月7日,她休假在武汉进行治疗。由于之前病情已经相当严重,在治疗了两个月后疗效甚微,后不得转到成都继续医治。时至今日,在外治疗已有大半年,但是病情仍未得到控制。即便如此,她还不时关注谷城地名普查进展,令项目组的同事们感动又痛心。

全力做好普查迎检

2017年,地名普查市级核查和省级验收工作接连开展。为了迎接省、市的检查验收,随着前期调查工作的结束,完善数据库和普查成果的输出也成了后期工作的主攻方向。各普查项目在紧张忙碌中吹响了攻坚的冲锋号,加班自然成了常态。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娘子军们打破常规,分解目标,推行了“5+2”、“白+黑”的工作机制,誓将在时间节点前让普查成果更完美一些。尤其在六月以后,气温不断升高,热浪一层层的卷来,很多人从早晨六七点起床,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甚至更晚。犹记得在国务院监理组检查谷城地名普查工作的前一晚,谷城项目建库人员江瑶为了能出一套更高质量的成果图,在办公室通宵熬夜到早晨六点。睡了短短两个小时,早上八点她又起床做最后的校对。最终国务院监理组对谷城的普查成果给予较高的评价,她绘制的成果图被省验收组评为“最美成果图”。谷城项目组的每个人回忆起那段工作经历,感慨万千,难忘那些加班回来后倒头就能入睡的夜晚。内业建库任务全面收尾阶段,他们放弃了任何一点的休息时间,坚持每天十几近二十个小时工作制,争分夺秒拼赶进度,就是为了追求更高的成果质量。后期工作在有条不紊的推进,项目组的“女汉子”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没有一个人退缩,她们的成就感是完成一份份普查资料和得到上级肯定的喜悦。

与此同时,在省地名普查办的指派下,信息中心多名员工被派往其他地方开展普查验收技术服务。在黄陂、新洲两区参与验收时,刘艳华的孩子正发高烧住院,完成一天的检查,晚上回到宾馆已经十一点多了,她才想起儿子生病的事情。验收阶段汪捷的父亲和母亲相继住院,在普查攻坚号角已经吹响的时刻,她为了不打乱整个工作计划和进度,让自己丈夫在医院照顾二老,自己依然辗转各地,奋战在工作第一线。后期的几次集中验收,每天都要检查四五个县市区。由地理信息中心娘子军参与的验收组,在白天检查了三个地方,晚上为了多验收几个,三口两口吃完晚饭接着检查,往往忙碌到晚上十二点后才能结束。

普查与生活

作为地名普查技术精英,李峥总调侃说,她的儿子应该叫“二普”。因为二普刚开始,她就是怀着他去青岛学习,后来被派往省普查办做技术支持,生了孩子后又投入到地名普查项目中。由于谷城的普查培训要连续出差,她被迫给孩子断了奶。后来又一直加班,每天要接听无数个从各地打来的技术咨询电话,没有时间好好带他。孩子要去上幼儿园前,她又被派往安徽、河南学习,连他上学的资料都没来得及准备。每念及此,对儿子的愧疚之意便会涌起。

或许,对于地名普查,在其他人看来,只是一件平凡又琐碎的工作,但对这些娘子军来说,这是她们职业生涯经历的刻骨铭心又倍感自豪的大事。能在自己的青春岁月里,付出自己的全部心血去做好这件事,她们无愧于心。所有的艰辛付出,终将留在历史的长河中,奏响一曲铿锵又悠长的普查之歌。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4186号-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